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一章 反噬
最新网址:www.lwxstxt.org
    暮山景说完手一松,径直从三层楼高的楼台上跃了下去,足尖轻盈的在承梁上踩了两下又稳稳落地,没有片刻的停留的小跑着朝厨房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舒和站在楼台上看着他追过去的背影啧啧摇头,“动情的人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厨房内,虞婳正在准备原料,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,正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虞师姐,今天兴致这么好,居然亲自下厨。”

    虞婳闻言抬头,看见暮山景笑嘻嘻的一步跨入厨房,他装模作样的将手背在背后,踱步上前,看见她准备好的材料后微微一挑眉,“我猜猜,这是准备做花生酪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虞婳说着,伸手打掉了他去拿花生的手,抬眸看了他一眼,“别捣乱。”

    “唉——如果是要谢我,就不用这么大费周张了,不过你都做了,我还是很期待虞师姐的手艺,要是再有一点酒就好了。”暮山景讪讪的收回手,顺势坐在干净的灶台上,顺手取下旁边柜子上的苹果咬了一口,心情颇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——下次吧。”虞婳也学着他拉长了声调,“今天这个花生酪,可是做给我师父的,他帮我破镜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——居然没有我的份?”暮山景瞪大了眼睛看着她,眼中的震惊丝毫不像是装的,看见虞婳点了点头后,他痛心疾首捂住了胸口,“天啊,我们一起走过这么长的路,我可一口没吃过你亲手做的东西,这么久头一次下厨居然不是做给我,本少爷真是心碎啊。”

    厨房的原材料很齐全,虞婳没有理会他,而很快的做好了花生酪,往上面的撒了点桂花干后仔细的装好。

    抬头看见暮山景坐在那里半撇着头也不看她,只看背影就能看出他的委屈劲儿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——”虞婳弯眸笑着忽然一下凑打他面前,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,“下一次,不仅给你做花生酪,还有桃花酥,再请你喝最好喝的酒。”

    她身上清香的草药味扑面而来,明媚的笑颜一下占据满暮山景的眼眸,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。

    靠太近了...

    他顿时感到面颊上有两抹飞红,磕磕巴巴道:“也,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虞婳笑着退后一步,提着食盒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暮山景稳了下心神,低咳一声飞快的提布走上去,一手拿着完好的苹果抛了两下后递给虞婳,“你刚刚说,你师父帮你破镜,破镜这种事情,他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和我一起进入了我的灵识帮我呀。”虞婳说着接过了他递过来的苹果,想也没想就轻快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进你的灵识?”暮山景的声音顿时严肃的起来。

    灵识是一个人的根基所在,也是人心最深处的地方,那里脆弱而又蕴含着无穷的力量,怎么可能会让人轻易的进去?

    而且要进入一个人的灵识还要帮她破镜,不说风险极大,对进入灵识之人的要求也极为高,不说十二镜天,也至少是到了第十一层。

    可如今天下已知的到了第十一镜天的修士,只有四位。

    一位便是正在闭关的清云门掌门,一位是崇明的遁世尊者,还有一位负责镇守北荒,以及最后一位,是为皇室所用。

    皓桑又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吗?”虞婳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对,回过头来好奇的看着他。她还并没有对仙门中的事情有太多的了解,尽管这几日已经在翻阅卷轴古籍,可是...实在是太多了,根本看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暮山景松了神色对她笑笑,“只是觉得皓桑仙君的实力...深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”虞婳甜甜的笑起来,“我也觉得师父很厉害呢。”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了传送阵里,对暮山景挥挥手,一阵光亮起,她眨眼就消失在了传送阵中。

    传送阵的光芒散去,暮山景还站在原地,他手上拿着还没啃完的苹果,垂下的发丝挡住了他的神色,下一秒,他手上的苹果霎时碎成了小块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舒和长老。”他笑眯眯回头,看向坐在岩石上的舒和,“我们今晚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~年轻人哦,太吃醋争风可不是好事哦。”舒和也笑眯眯的偏头看向他,“那么今夜亥时三刻,到天心阁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轮明月破天河,从天帝山上看出去,仿佛这轮巨大的明月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虞婳站在山顶上深吸了一口气,冰凉的气息浸入肺腑却并不觉得寒冷,迎面来的风吹动了她面前的书籍,正翻开到第一页。

    方才她送花生酪时见着了皓桑,房间里没点灯,只有微弱的月光落入房中。

    虞婳没看清皓桑的脸色,而皓桑也只是让她将东西放下后,给了她一本古籍,叫她今夜跟着练,随后就让她出去,她想多问两句话也没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应该...是没事的吧。

    虞婳看着月光想。

    而此刻天帝山内殿中,月光落在皓桑的背上,在他面前投下了一片阴影,但此刻的皓桑眉头紧皱,面露痛苦,紧闭的双唇在极力忍耐着什么,渐渐的,从他的嘴角缓缓溢出一缕黑色的鲜血。

    终于将体内的移动压制了下去,皓桑缓缓睁开眼,松开的嘴唇内侧已经被鲜血染红,但他眉头依旧紧皱着,好看的眼眸里尽是不解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他只是助她破镜,而且进入灵识也没有被排斥,为何会有这般严重的反噬,竟然直接影响到了他自己的灵识?

    三千年了,‘它’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波动过。

    皓桑缓缓阖上双目,双手捏决,不过呼吸之间,便进入了他的灵识之境。

    在他的灵识中,星河长明,光耀大地,宛若白日——若是有旁人看见必定惊呼。

    这边是当今修仙最高层——第十二镜天。

    在那半空中,悬浮着一块巨大的浮石。

    浮石之上立着一把长剑,黑色的剑身,上刻金纹,是上古的文字,剑柄处刻有盘龙,又刻周天星辰,剑身被他灵气所化的金链牢牢捆住。

    皓桑足尖一点来到浮石上,他缓缓伸出手去触碰剑身。

    和曾经一样,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剑声便被它迸发出来的力量击打开。

    三千年前,天降异象,竟使得生灵涂炭,他与一众同门前去查看,发现妖兽的灵力大涨,许多原本没有灵根的妖兽竟直接突破成了七品妖兽,为祸人间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是由这柄从天而降的剑造成。

    此剑毁不了,打不碎,不知来路,不明归途,但放任不管必定引发人间浩劫,于是掌门集全门之力,将这柄剑封印在了他体内。

    至今,已经三千年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间它不仅没有异动,他还借由这股力量连连突破,在一千前真正的成为天下第一人。

    但今日,在进入虞婳灵识时,它怎么会波动得如此明显,甚至是想挣脱他的束缚。
最新网址:www.lwxstxt.org
为您推荐